当前位置:首页 > 廉政教育 >> 廉史镜鉴

熊庆来的魄力

发表时间:2015年11月02日 来源:中国纪检监察报 浏览:

 

    一所优秀的大学往往都有自己的精神领袖,这些人总是以崇高的操守、卓越的胆识、出类拔萃的建树,启示、感召着后来者,让大家高山仰止,比如蔡元培之于北大,梅贻琦之于清华,熊庆来之于云南大学。

  1937年春夏之交,云南省政府主席龙云接连发来几封电报,聘请熊庆来担任云南大学校长。熊庆来考虑再三,决定响应家乡的召唤。赴任之后他所做的第一件事是千方百计搜罗人才。1938年,他聘请了动物学家崔芝兰,数学家华罗庚、赵访熊,社会人类学家吴文藻,文史专家顾颉刚、徐嘉瑞、吕叔湘,政治学专家王赣愚、朱炳南等二十多人;1939年以后,又聘请到了郑天挺、胡小石、唐兰、向达、刘文典、皮名举、李清泉等七八十位名家。这些教师大都来自清华、北大、南开等著名学府和一些中央研究机构。

  熊庆来最为人称道的是,聘请吴晗做教授。吴晗这个人才华横溢,22岁就写成《吴应麟年谱》,大学期间写了四十多篇文章,其中《胡惟庸党案考》《<金瓶梅>的著作时代及其社会背景》《明代之农民》等论文,颇受当时的史界名流青睐。然而,因为家境贫寒,吴晗的学业断断续续。先是在中学毕业之后做小学老师,后来才去读之江大学、上海公学,1931年在胡适的举荐下进入清华大学,靠半工半读完成学业,其学历充其量就是个国内的本科。资历也很浅,毕业之后只在清华教过三年书,按当时的惯例,一般会将其聘为助教,顶多给个讲师。然而,熊庆来却给了他最高学职,将年轻的吴晗吓了一跳。

  正是因为这种魄力,熊庆来的办学取得了非常大的成就。短短几年,他就将原本只有两个学院、几十名教师、三百来名学生的省立大学打造成了有五个学院、名家云集、一千多名学生的国立大学,地处偏远的云南大学因此成为抗战时期最杰出的几所大学之一。

  战争年代,国内人才奇缺,作为一个爱国的知识分子,熊庆来希望自己掌舵的大学快出人才、出好人才。为此,他下大力引进名家、破格选拔青年英才。但我觉得除了这种内在的责任感、使命感,熊庆来的魄力与其广阔的见识息息相关。

  1911年,18岁的熊庆来考入云南省外文专修班学习法语,两年后以第三名的成绩考取赴比利时留学的公费生资格,学习采矿。1914年,德国占领了比利时,熊庆来赴法国学习数学和物理学专业。1920年,熊庆来从马赛大学毕业,获得理科硕士学位,后回到中国。1932年,熊庆来赴瑞士苏黎世参加国际数学家大会。会后,他利用清华五年一次的假期,又请假一年,在巴黎从事研究工作,选择了函数论作为专攻方向。1934年,其论文《关于无穷级整函数与亚纯函数》发表,并以此获得法国国家博士学位。算起来,熊庆来在海外的时间累计长达11年,远远超过一般留学生。这种经历使他非常熟悉世界现代大学制度,懂得卓越人才对一所高校的极端重要性。

  此外,熊庆来本人受过破格选拔,深深体会到人才被重用之后可能爆发的巨大能量。1921年,执掌东南大学的郭秉文听从数学教授何鲁的建议,聘请回国不久的熊庆来来校执教。熊庆来后来回忆说,他接到郭秉文的聘书以后,有“三个意外”:一是远在云南,居然会被东南大学聘用;二是原以为会从讲师做起,没想到却被聘为教授;三是被委以重任,担任了该校算(数)学系主任。在东南大学任教期间,熊庆来发现国内的数学学科一直没有成熟的讲义,便废寝忘食地编写了《平面三角》、《球面三角》、《方程式论》、《解析函数》、《微分几何》、《微分方程》、《动学》、《力学》和《偏微分方程》等影响广泛的讲义,其中一部分至今还是一些理工科大学的通用教材。正是因为自己的独特经历,才造就了熊庆来“不拘一格降人才”的巨大魄力。

  所谓魄力,其实就是干事不管别人在背后的细碎议论,不计较眼前的事功,而着眼于长远的获得。一个人有见识,才会有视野、有胸襟,具备广阔的视野与胸襟才可能有魄力。从这个意义说,见识永远是魄力的基石。